2019年11月21号 星期四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中文/English/韩语
秦朔:庞氏骗局一百年
2019-10-14 09:15:21

“只要45天,您的资金回报将是50%,如果90天,回报100%!”

  1919年,美国波士顿的金融新星查尔斯·庞氏,发布了一个投资计划。

  庞氏是意大利移民,罗马大学辍学生,1903年21岁时怀着发财梦坐船到达波士顿,途中把大部分钱赌光了。他说,自己是带着一丁点现金和成为百万富翁的希望来到这个国家的。

庞氏在餐厅洗过碗,因盗窃被解雇。做过油漆工,又累又不挣钱。后来到加拿大蒙特利尔一家名叫扎洛斯的银行当出纳。别的银行给储户的利息是2%,这里是6%,由于实际投资收益只有3%到4%,所以实际上是靠新储户的钱支付老储户到期的本息。最终维持不下去,倒闭。面临失业的庞氏铤而走险,伪造支票和签名,查出后被判监禁三年,但他给母亲写信说是“找到了一份在监狱的工作”。出狱后他积习不改,到亚特兰大进行人口走私,又坐过两年牢。

  当时没有“信用联网”,所以劣迹斑斑的庞氏1918年回到波士顿后,仍继续从事商业活动。

  经过十几年折腾,庞氏发现赚钱最快的法门还是金融套利,并很快从一封西班牙来信中看到了机会。信里装了一张叫IRC的票据(International Reply Coupon,回邮代金券),是万国邮政联盟在一些国家发行的,为的是解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些普通人、穷人的跨国通信问题。一国的通信人可以购买IRC寄给另一国的穷亲戚、穷朋友,对方可用IRC充抵为一定的航空邮资,这样便于跨国通信。由于战后欧洲各国货币贬值,而IRC仍按以前的货币价格发售,就产生了一个赚钱机会——庞氏把钱寄给其他国家的代理商,代理商在当地购买IRC送回美国,庞氏把IRC换成邮票,再卖掉邮票而获利。

  到此为止,可以说庞氏洞察到了金融的奥秘,即金融是不同时空中的价值转换。他决心“杠杆化”这种外汇价差,于是开始对外融资。他宣称,投资邮政票据,最终赎回后可赚取400%的高额差价。

  不怕你不信,当最初一批投资者果真在45天获得了50%的收益,波士顿人开始疯狂跟进。在一年左右时间里,有4万人成为庞氏计划的投资人,人均投资额为几百美元,大部分人是生活并不宽裕的中低收入者。他们追捧庞氏,有人甚至说他和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发明无线电的马可尼是三个最伟大的意大利人,庞氏的贡献是“发现了钱”。

  庞氏给人的印象也是极为有钱。他住在有20个房间的别墅里,他有100多套昂贵西装和几十根镶金拐杖,他的烟斗镶着钻石,他的妻子也买了太多首饰。

  1920年8月,庞氏计划瓦解,触发点是《波士顿邮报》对他的调查引发了投资者挤兑、报案。8月12日庞氏被捕后发现,他实际只买过61美元的IRC。他欠投资者700万美元左右。被法庭定罪后,庞氏用意大利语写了一张纸条给旁边的记者,“世间的一切荣誉就此成为过眼烟云。”

  庞氏被判处5年刑期。出狱后继续行骗,继续坐牢,1934年被遣送回意大利。1949年1月18日,他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一个慈善堂去世,死时几乎身无分文。

  庞氏的IRC计划为何没有推行下去?第一种说法是,IRC票据发行和使用的很少,因此套利规模也很小,想大规模投机没有可操作性。第二种说法是,当源源不断的投资款进来,庞氏发现,一切都不做,拆东墙补西墙,才是最高效的赚钱方法。而这个技术,是他当年在扎洛斯银行学到的。

  2  

  如果说庞氏骗局是穷人骗穷人的赚钱术,诱饵是超高的回报率;曾是华尔街传奇人物、担任过纳斯达克主席的伯纳德·麦道夫,则创出了富人骗富人的极致。

  2009年6月29日,麦道夫因诈骗案在纽约被判处150年监禁。距今已10年。

  麦道夫1938年出生于纽约皇后区一个犹太人家庭,1960年从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院毕业。他利用暑假在海滩当救生员和给别人家的花园装喷水装置所赚的5000美元,创立了一家证券公司,担任股票买卖中介。20世纪80年代初,麦道夫积极推动场外电子交易,推动交易从电话转到电脑上,闻名华尔街。1990年代初,他成为纳斯达克董事会主席,领导纳斯达克和纽交所分庭抗礼。

 没有谁会想到,有钱有名有地位的麦道夫,竟然动了庞氏骗局的脑筋。他先是加入了一个只有300名会员的高端犹太人俱乐部——棕榈滩乡村俱乐部,刻意为自己的资产管理公司营造出一种“非请勿扰”的神秘感,公司门槛很高,光有钱没人介绍不能进入。钱能投给麦道夫,这成为一种身份象征。但如果投资人问具体的投资策略,麦道夫就会拒绝接受其投资。

  麦道夫的“高明”在于,他给投资人提供的回报并不离谱,每年基本在8%到12%,他的神奇在于年年如此,不管市场是牛市还是熊市。他声称他是通过一种“拆分转换”的投资策略做到这一点的,只要市场波动,就能利用对冲获利。他说“只有缺乏波动的市场才会让我无计可施”。

  由于麦道夫提供了一种“高稳定性的较高回报”,许多富豪和银行、资产管理公司都委托他理财。他要求的门槛也从最初100万美元升到500万美元,再提高到1000万美元。棕榈滩乡村俱乐部有1/3以上的会员投资了他旗下的基金。这成为他们的一种荣耀。到2008年1月,他的基金共管理了171亿美元资金。

  2008年12月初,有客户因为应对金融危机的需要,要求赎回70亿美元投资,麦道夫周转不灵,骗局爆仓。他向儿子坦白,他只是把客户的钱存到大通银行的一个账户,以新还旧而已。他被儿子告发,12月11日被捕。

  到2008年11月底,这个没有创造任何财富的人,就是凭着每年10%左右固定回报的“印象”和“故事”,赢得了4800个投资者账户的信任,其中包括汇丰银行、法国巴黎银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等等。

  2009年3月,麦道夫受到包括证券欺诈、邮件欺诈、电讯欺诈、洗钱、伪造财务报表、作伪证在内的11项刑事指控认罪。他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达数百亿美元之多。

  和100年前的庞氏相比,麦道夫在营销上有一个“创新”,就是利用朋友、家人和生意伙伴发展“下线”,让他们通过发展新的“下线”获得佣金。

  麦道夫的长子马克·麦道夫在公司担任高管,住豪宅,开私人飞机。他于2010年12月11日在公寓里用狗链上吊自杀。麦道夫的次子安德鲁·麦道夫于2014年9月因癌症死亡。

  今年81岁的麦道夫在北卡罗来纳州Butner的一座联邦监狱坐牢。几个月前,他表示希望得到特朗普的宽大处理而减刑。但麦道夫案的主要检察官表示,“他当前的要求肆无忌惮,我有信心负责评估此类申请的(司法部)律师将拒绝接受”。他还说,麦道夫得到了公正的判决,一方面惩罚他在数十年的犯罪行为中对成千上万受害者的伤害,另一方面发出一个响亮而明确的信息,以阻止潜在的欺诈者重蹈覆辙。

  至今没有明确答案的是麦道夫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有足够的钱来支持我的生活方式和家人的生活方式。我不需要这么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让自己被说服了,我想我可以在一段时间后自拔。我以为这将是很短的时间,但我就是不能。”

  在2015年给媒体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麦道夫说他非常想念家人,他自问,“我到底是怎么让自己陷入这场噩梦的?”

  3

  麦道夫案是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庞氏骗局,而从2009年至今,有一件事情的发展让人颇为惊奇,就是受害投资者的本金部分已被追回了133亿美元,约占本金的70%。将近1400名投资少于138万美元的小额投资者,已经得到全部本金赔偿。

  这一追讨奇迹由一位名叫欧文·H·皮卡德的清偿律师完成的。他认为还可以追讨回几十亿美元。破产法院将本金部分作为可索赔金额,而麦道夫承诺的几百亿美元“虚假收益”不在此范围。

  皮卡德律师是怎么做到的呢?

  2009年1月2日,他向8000名潜在索赔人发出通知函,要求他们在限期内提出索赔要求;通过拍卖麦道夫的部分资产如房产、有价证券、珠宝、游艇,获得了最初的6.5亿美元赔偿金;皮卡德起诉了曾在麦道夫公司担任高管的他的两个儿子,认为他们的个人资产也属于非法所得,他严控与麦道夫家族关系密切人员的现金流动,找寻他们得益于骗局的钱财。

  经过破产法院调查,麦道夫的儿子们在某次去美国中部滑雪胜地的旅行中花掉了上万美元。长子马克在马萨诸塞州的南塔基购买了一套650万美元的海滨别墅,次子安德鲁购买了曼哈顿一处400万美元的豪华别墅,这都发生在2008年。虽然他们并未受刑事指控,后来也去世了,但2017年皮卡德和司法部与麦道夫儿子的遗产继承人达成了2300万美元的和解协议,将钱捐给受害者。

  麦道夫的妻子露丝一直在麦道夫公司任职,她声称从不知道丈夫的违法行为,但同意放弃她名下约7500万美元的资产,拍卖后赔偿受害者。根据与联邦检察官的和解协议,她留下了250万美元。她住在康涅狄格州旧格林威治市的一处公寓,只要购买超过100美元的东西就必须向监管部门申报。

  麦道夫的弟弟、公司合规总监彼得·麦道夫坚称,对哥哥的欺诈行为不知情。2012年,他承认伪造记录和同谋进行证券欺诈,被判处10年监禁。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皮卡德从得益于麦道夫庞氏骗局的客户手中追回了很多资产。

  经过调查,皮克德发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麦道夫在事发前13年内为客户进行过任何证券买卖,因此麦道夫的基金就是“现金进、现金出”。皮卡德据此向事发前6年内从该基金提现的客户那里追讨非法所得,因为他们的提现完全是后面客户的本金。

  根据纽约州《破产法》,追索期为6年。他向223名获利者寄出律师函,要他们归还在麦道夫公司倒闭前6年内从该公司赎回的现金,这些人在事发前90天赎回了7.35亿美元的资金。皮卡德团队认为,这些钱是被有意支付出去的,而《破产法》非常支持追索破产前90天内转移的资产。

  2009年6月,皮卡德向法院起诉麦道夫基金最大的受益者皮考瓦(Jeffry Picower)、他的夫人和家庭基金,要求归还其从麦道夫基金得到的72亿美元非法回报。皮卡德认为,皮考瓦本应质疑这些高回报以及麦道夫基金的运作方式。2009年10月,皮考瓦被发现溺毙于家中的游泳池,其妻随后与皮卡德达成司法和解,归还了部分赎回的现金。

  在目前已追回的133亿美元中,有60亿美元是通过法律诉讼与和解,从麦道夫最初的、也是收益最大的4个投资者手中追回的。还有14亿美元是从其他投资者处通过诉讼追回。皮卡德还起诉了那些把投资者的资金投给麦道夫的理财专家们,也追回了39亿美元非法回报。

  4

  10月5日,中国的一个名为“先锋”的民间金融集团发布讣告,称集团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9月18日在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周岁。此事引发了强烈社会反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相关文件内容指出,截至今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近60亿元;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总共涉及到17万个人投资者。

  近年来,在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打好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大背景下,许多民间金融帝国纷纷崩塌。从政策角度看,按央行金融稳定报告的说法,“金融风险总体收敛,金融乱象得到初步治理,资管业务逐步回归代客理财本源,债券市场刚性兑付有序打破,市场约束显著增强,金融机构合规意识、投资者风险意识显著提升”。但从投资者角度看,这笔学费的规模之巨,教训之痛,是惊人的。

  中国这一轮民间金融的兴盛与危机,其上升通道开启于2010年5月发布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其第五款为“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下面第一条是“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列举了多种类型。此后各地大量颁发“投资公司”“担保公司”等证照,出台各种鼓励性政策措施。至2015年,《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其总体要求是“鼓励创新、防范风险、趋利避害、健康发展”,此后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融资、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等业态迅猛发展。

  在形形色色的野蛮生长后,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政策主基调回到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这一本源,强调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能力,决定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加强监管协调。至此,金融自我循环的“玩钱之道”走不下去了。

  回顾即将过去的十年,有三个方面的反思是需要的:

  一、每次民间金融的狂飙突进,都会忘记“加强有效监管、促进规范经营、防范金融风险”这个大前提,不仅从业者忘记,监管者也忘记。于是发展得越快越大,后面付出的教训就越多。这方面,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理应反思。

  二、每个爆雷的民间金融平台,都在某种程度上偏离了“金融即信用”、“金融即风控”的基本逻辑。不少学者都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比如实控人的资质缺陷问题(如存在犯罪案底和违规记录、身份造假、包装粉饰、德能不配位),经营行为严重跑偏的问题(如虚构资产、虚构项目、披露业务数据和信息造假),发展目标的先天性缺陷问题(如骗钱、圈钱、估值胀大后转让、上市套现、挥霍、转移到境外),无不反映出投机和败德的倾向。这方面,金融从业者应当反思。

  三、每个投资受害者,都或多或少陷入了“天上掉馅饼”的侥幸心理,忽略了“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的防线。很多投资者在发现自己落入陷阱后的反应都是,政府要兜底,媒体别曝光,给平台更多时间“以新还旧”。这其实也是一种庞氏思维。在这方面,投资者也要反思。

  5 

  从我粗略的观察看,近年来爆雷的平台,基本都有一定的“庞氏化”特征,如资金使用脱离承诺方向,拆东墙补西墙,将投资者资金用于个人挥霍(如私人飞机、国外城堡、游艇、酒庄、会所),等等。

  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定量化调研一批爆雷平台,看看其资金投向究竟何去何从,并告知社会,让投资者引以为戒。

  每一种选择,都意味着一种命运。

  事实上,我们已经发生了一场由大大小小的庞氏、类庞氏、准庞氏行为所构成的金融风暴。的确很痛。但如果不是悬崖勒马,而是任其继续纵横,则整个中国金融体系可能被庞氏金融控制,甚至酿成一场大破裂。

  由此而言,防控金融风险的攻坚战,尽管付出了很大代价,但避免了未来不可承受的更大代价。

  金融回归正途,中国经济才能走上坦途。

  从庞氏到麦道夫再到中国的一堆爆雷平台,明明是魔性,扮演成佛性,投资者信以为真,膜拜阿弥陀佛,痛何如哉!

我们的资本是富余的,我们的信用是贫困的。

  我们的幻想是富余的,我们的克制是贫困的。

  我们的感性是富余的,我们的理性是贫困的。

  我们的信心是富余的,我们的风控是贫困的。

  我们的教训也是富余的。希望这教训捆在我们心上,今后,每当庞氏的诱惑响起和膨胀,心就会被自然地勒紧,保护你的财产,如同保护你的生命。

  参考资料:

  《十年路漫漫,麦道夫骗局受害者追偿约70%》,周佳,第一财经

  《互金平台暴雷原因分析》,唐岫立,新浪财经


 

来源: zhtax.cn    作者: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秦朔
最新公告
会员中心
     
     
国家税务总局 中国工商总局 山东国家税务局 青岛国家税务局 中国财政部 青岛市工商局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 中国注册税务师协会
中国外交部 青岛国际经济信息网 四方区劳动代理中心 山东清泰律师事务所 中国产业报协会 中国税务杂志社 中国涉税鉴证网 人民币汇率中间价
中国税务咨询网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合作加盟 广告业务 会员服务忘记密码 投诉建议

Copyright© 2006-2011  中国涉税鉴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惠网集团  本站资料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咨询电话:0532-85628680   专用邮箱:csfzh8@yahoo.com.cn      goodzh9@yahoo.com.cn
备案序号:京Icp备07510920  浏览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浏览器